不,你这不是忧郁,是没有钱和性生活的正常情绪。

花火流年

越是想到达,越是遥远。
  完美,这是我所想追求的,似乎永远到不了,也不必到达的一个结点。
  往事是一个怪异的东西,若是远远的看着,便华美绝伦,喜悦也好,忧伤也好,都闪着诱惑的光,若是想复制那样的片段或有再亲历的念头如同伸手触碰漂浮的烟云一般,那一瞬全然美了情趣和心境。
  美好可以在任何时候感染你,而凄美总是需要加工的,难免做作,我总以为真正感动的故事是不需要发掘出来的,让它沉寂才是完美的诠释,那一声委婉叹息,已是全部,不想窥见生活的全貌,只需给我一丝幻想和几缕恬淡的气息来感受,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我认同生命的本质是一场旅行,有花草丛盛,也有干涸荒漠,有欢喜也有忧伤,--走过才是真正感受了生活所赐的全部。我不习惯在寥寥数语的片段文字中画下句点,我不喜欢在白天思考,我不习惯与其他人走的太近,这不是孤傲不群,而是一种本能,我怕靠的太近失了美好,空间和时间,是我们彼此欣赏最好的距离尺度。

芋头饭

前段子看到一新闻,说的是日本的“煮饭仙人”—村嶋孟,老爷子现年85岁,1963年他在大阪开了一间大众食堂,这间食堂外观不起眼,菜色寻常,却常年排大长队。大家都冲着能品尝一口由村嶋亲自煮出来的白米饭而来。在他眼里,不好吃的叫做米饭,好吃的叫做饭(米饭的礼貌语),只有纯正美味的米饭才堪称“银饭”。
饭,在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里,和水一样每天必不可少,有时候一天没有吃过米饭,就会觉得明天一定要吃,不然会觉得缺少营养一样。。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把自己心里的饭说一说。
从懂事起,我就成了留守儿童,所以每天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相对其他的孩子,我还是挺幸福的的,因为那时候每天一起床就有牛奶喝,每天宰猪的都会往我们家挂上一袋猪肉。每天白饭加丝瓜猪肉汤,可以说是美滋滋的生活。
那时候还有赶集,不同的习俗节日也会做不同的美食,奶奶的能手可以说是造就了我这个吃货。记得每天跟着奶奶去种菜施肥什么的,至今还能领悟到种菜的一些技巧。记得那时候奶奶教过我如何辨别芋头的粉和不粉、好不好吃,但还是贪玩,没有认真听,可以说这技巧失传了。

Read More..

美人鱼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对天神,他们偷偷谈恋爱,于是触犯了天规。天帝为了惩罚他们,将男的贬为人类,女的变为美人鱼,还夺走了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忘记对方,从此天各一方。

在月圆之夜,美人鱼很想见识人世间的繁华,于是她偷走了巫师的魔法石,偷偷变成人类上岸。美人鱼在人世间重遇男主角
,虽然他们都不记得对方是谁,但很快又爱火重燃。可惜的是,魔法只能维持一个晚上。所以美人鱼约定男主角,约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在海滩再次相见。

下一个月圆之夜,美人鱼重施故技,用魔法石变成人类上岸赴约。但当她变身的时候,突然有位渔夫用利箭将她击倒,她奄奄一息地被渔夫拖上岸。就在那时,她发现原来捕获她的是男主角。原来天帝为了惩罚他们,他让男主角生于渔民世家,要女主角生生世世死在男主角手上。